触到那束光

宇宙亿万星河间
有一束光
明亮又微弱
勇敢而怯懦
明确也迷茫

星河间摆渡的人
费尽力气也要寻找到它
无论它在何处
无论我在何方

我已在宇宙间找寻了亿万年
找不到啊
我已迷失

但我仍要不惜一切找到它
无论它在何处
无论我在何方
……

这个号一直以后不更新之前的相关图文了,因为这个关注的盆友可以取关了。
谢谢你们曾经的红心,推荐和评论。
我爱你们。

从此以后,过去的便是死了。

【赫杰/懒癌复健】脑残小日常


“你喜欢我吧。”
“啊?”

他怎么知道的?这件事情狄杰在狄文面前都从未提起。

赫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,他的脸上有挂起了他典型的,坏兮兮的笑容。
“高中的情书是你写的——因为字太丑辨识度太高;大一的那次点滴是你守在我身边的——因为我根本没晕;手臂的伤是大二的时候解决那件事时被人偷袭的……”

“你,你都知道……”狄杰无措地炸了眨眼,喉头咽了口口水。所以赫强早就知道却不做声,所以……果然最后这场持续了六年的暗恋还是会无疾而终吗?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默默再和他待在一起最后一段时间,然后一切就此结束,但是今天的对话打破了这个即将圆满的计划。

他现在简直无地自容。

“你就笑吧,赫强,笑死我得了。”他干...

一个人能有多可恶就能有多可悲。
凶狠的家伙在爱情面前像个小孩子。
巴格韦尔哭泣的时候我是真的心揪,但是错误就是错误,过去的罪恶就像烙印一样融入了巴格韦尔的骨血,无论祈求或是乞求,都不会得到宽恕。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囚笼,巴格韦尔的“恶”既是武装,也是囚笼。

——才看到第二季不敢过多分析的人(ಥ_ಥ)

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,尽管他是普遍被人认为是个恶人

【双鲁/短/不甜/但是不报社的哦~】舞池边的陌生人

*不报社


我在舞池中行进,手里端着一杯苦艾酒。四周群魔乱舞,把我往各种地方挤。我只能尽力保持平衡,以免浪费我身上最后的零钱。

最后我被挤得偏离了原本的目标,等我穿过舞池,抬头一看,面前的座位坐了一个男人。我向原本看好的位置看去,那里已经有一对儿情人在热吻了。


我向男人走去,边走边观察他。他身着白西装,身形高大,裁剪得体的衣服将他宽阔的臂膀衬托得恰到好处,一头柔顺的金发像缎子般,舞台上绚烂的灯光在他蓝色的眼睛中闪耀着。

公子哥?我不太友好地想。


我走到他面前,和他目光相接。

我扬扬手中的酒。

“抱歉,你介意……”

“噢没关系,随便坐...

方寸之上
平行线
窥
白色碰白色
斑驳

【赫杰/短/糖/架空】大暑

【赫杰/短/架空】大暑


清水向

感谢观看,建议配合bgm:《夏天的风》《稻香》食用vv

各种ooc

老夫夫模式,不虐,是甜甜的糖~


天色渐晚,沉静的深蓝晕染开来,像张空荡荡的画布挂在头顶,没有一丝月光或者一片云彩。

正值大暑时节,即使在这郊外的小院落里,也弥漫着股热气,晚风时而光临,把热气吹拂到肌肤上。


“啪!”狄杰伸手打死胳膊上一只蚊子,嫌弃地甩手,完了进屋去拿张卫生纸擦干净。

屋里开着电灯,室内温度低些,老式电扇摆在旧桌子上呼呼转着,赫强一手冰棍一手蒲扇两头都不闲着。

“老家生活怎么样啊,狄杰大爷?”赫强冰棍咬得卡拉卡拉作响,故意问他。


狄杰撇撇嘴,...

【双鲁/清水/架空/中长】奇幻森林

走过这片森林,我便陪你走过了你的路,从此人山人海,不再归来。

——佚名


01.飞舞的纸币

他在旅行的中途,在一处旅社落脚,要了杯酒,便在木椅上静静坐下。


这个季度逍遥国似乎没什么重大节日和活动,于是旅社客人稀少,这会儿突然来了新面孔,老板又闲的很,便暗自打量这名旅人。他侧对着自己,身形高大,穿着深灰长袍,袍子上还带点沙尘,明明恰逢秋高气爽,他却包得比谁都严实,全身上下就看得见眼睛。


等等,他的眼睛……

老板刚要看清他眼珠的颜色,那人就伸手把袍子的沿一拉,刚巧遮住眼睛。接着,他抄起桌面上的东西,快速把它卷好攥在手里,然后头也不回地大踏步...

【神魄/赫强/破车】欺骗与偶然

那个大佬教我放一下手机超链接,哭死。
连接我发评论好了qwq

© ðŸ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