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面刀

各位好这里刀子/小黑( •̀∀•́ )
冷cp专业户一只
近期混迹在神偷奶爸双鲁坑
欢迎同好互相勾搭~\(≧▽≦)/~

有人有兴趣猜猜这个是谁吗?
头发涂完才发现头发颜色不是黄色是黑色😂私心设置成头发末尾是黑色的设定了。

电脑看手机看色差永远那么大偏偏我还不想管为什么(ಥ_ಥ)
赫杰的脑洞,觉得大概是画不完了←_←

大概就是赫强对小天使的看法的改变,和最后脑补出来的,把他们赶出九点钟队却没取其性命的猜想。【纯主观臆测赫强是想保护兄妹俩,每次想到这个都会被自己虐到】

涂完剩下一点颜色,心想很好又是12点过了。

前段时间才说如果十一点还不睡我就是猪🐷,果然那不会是我最后一次说这样的话。
不管了,现在要睡觉了,晚安列表。

这几天图力文力都消失了,想回炉重造

【双鲁/清水/架空/中长】奇幻森林

03.兽之瞳

跟随在流萤虫群的身后,格鲁时而看看地图,时而瞥一两眼周围的环境,当然他的耳朵一刻也没闲着。

毕竟是连最禁忌的秘法都无法定位的地方,这趟旅程是未知的,还是谨慎点儿好。

 

浅绿色的萤火光轻吻经过的事物,格鲁看见了浓密的草丛间演唱的蟋蟀,被他们走路声惊醒的小鹿……在树杈间,蝙蝠倒吊着呼呼大睡,鸟群正在浅眠,以及时不时就会看见的野兽在黑夜发光的眼睛。

 

一双双兽瞳虎视眈眈,明亮而锐利,安静但杀气十足。

 

“可怕吗,巫师?”他突然听见一只流萤虫问,它的眼睛看着前方,声音沙哑模糊。

“被这些眼睛盯着,可怕吗?”

 

“野兽在夜间行动觅食并不值得我害怕。”格鲁诧异道。

 

“噢,呵呵……”那只流萤虫的身体抖动了两下,发出闷闷的笑声,它转过头挑眉道,“所有野兽都同时在这一路上觅食吗?”

 

“……你能不能不拐弯抹角?你不地道的人类语言听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”格鲁讨厌这丑家伙自作聪明地跟他绕弯弯。

 

“巫师先生,你觉得这里只有我们才会说‘不地道的人类语言’吗?”流萤虫的大眼睛散着光芒,直视着格鲁的深蓝眸子。

 

“这是一片有灵性——不——人性的森林。”

 

“而这里不欢迎人类。”它说完便转过身去,再也不说一句话了。

 

 

04.世外

他在鸟语花香,银月星辉下。

 

TBC

 

P.S.

1.对没看错04就这么多【混更混字数,卡文我有数就是我哇哈哈哈哈】【逃走】

2.格鲁正式登场大概还有几章vvv

3.04写的是谁你们都知道吧嘿嘿。

【双鲁/清水/架空/中长】奇幻森林

走过这片森林,我便陪你走过了你的路,从此人山人海,不再归来。

——佚名

 

01.飞舞的纸币

他在旅行的中途,在一处旅社落脚,要了杯酒,便在木椅上静静坐下。

 

这个季度逍遥国似乎没什么重大节日和活动,于是旅社客人稀少,这会儿突然来了新面孔,老板又闲的很,便暗自打量这名旅人。他侧对着自己,身形高大,穿着深灰长袍,袍子上还带点沙尘,明明恰逢秋高气爽,他却包得比谁都严实,全身上下就看得见眼睛。

 

等等,他的眼睛……

老板刚要看清他眼珠的颜色,那人就伸手把袍子的沿一拉,刚巧遮住眼睛。接着,他抄起桌面上的东西,快速把它卷好攥在手里,然后头也不回地大踏步出门了。

 

“喂酒钱啊……”老板刚喊出声,眼前一道亮光闪烁,几张纸币像蝴蝶一样,扑扇着“翅膀”在他身边飞来飞去,带起点点荧光闪烁。几秒之后,纸币宛如蝴蝶停息于花朵上,柔柔地落在他的掌心中。

阅人无数的老板目瞪口呆。

 

大白天的见鬼了?

 

他把纸币拿起来,上面好像写着什么东西。他细细看着,皱着眉头不解地念出声。

“弗洛尼奥斯·格鲁?”

 

 

 

02.引路

逍遥国西部森林

 

“那个老家伙也真是够胆儿,格鲁。我保证当时要不是你把袋子堵住,我就把他的鼻子咬下来。”这声音神似孩童,但是总带了点不自然,宛如从气息从喉咙里被挤压出来。不过,虽然用词凶狠,但是这个声音却把它变得十分滑稽,反而令人发笑。 

 

“是啊梅尔,为了阻拦你,你差点把我的手指咬掉。”

“我是巫师又不是杀手。我说过我们不能惹事生非,如果你们还拿我当主人的话。”

 

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个旅行者,他此刻还是戴着兜帽,但是脸已经露出大半。圆圆的脸上长着相当长的鼻子,让人联想起匹诺曹,不过比匹诺曹可怕些,薄薄的嘴唇让他显得刻薄又疏远。

此刻,他正拿着一只简陋的粗布小口收缩袋,并凝视着它,对着它说话。

 

他那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仿若黑夜里的大海,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。此刻太阳尚未落山,他那双眸子又余晖被照得亮亮的,透出一股狡黠和精明。

 

那古怪的声音在听见他的话后,稍显不满,但似乎也畏惧他的凝视,嘀咕了几声权当抱怨后,就不再发话了。格鲁也不多说,将口袋收回胸前内袋,戴上兜帽,继续赶路。

 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从树林间投下的光斑也缓缓消失不见。

没过多久,森林里终于连一丝光芒都没有了。

 

 

光明总是转瞬即逝,漫漫黑夜才是心安之处。

 

 

格鲁在一棵大树前停下,举起右手,食指与拇指轻轻摩擦几下,嚓的一声,一簇幽蓝火焰自他指尖燃起。起初光芒微弱,慢慢变得能够照亮四周环境。他两只手指微微一合,火焰竟然奇妙地被捏散,分成好几小簇,幽幽悬浮在黑夜中。幽蓝色的光芒吸引来一群好奇的萤火虫,

一时间绿色与蓝色的光点混合飞舞,美丽如梦境。

 

但是格鲁可不是什么梦幻浪漫的人,他只是一个利用者。

 

“让我们停止化妆晚会如何?我知道你们不是萤火虫。干脆点。”

“流萤虫。”他的嘴角弯出一个邪恶的弧度。

 

那群“萤火虫”顿时安静下来,仿佛被识破了伪装的变色龙,一个个慢慢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。他们的身躯在一片盈盈绿光中陆续显现。干干瘦瘦的身躯长着酷似人类的面容,绿色发光的眼睛占了脸的大部分比例,鼻子皱巴巴的,小小的嘴巴耷拉下来,很是滑稽。

 

一只看起来最年长的流萤虫飞至队伍最前,头抬起来,耷拉着半边眼皮瞟格鲁一眼,最后伸出了细长的虫肢。

 

他们愿意做这笔交易。格鲁满意地冲他笑笑,伸手把之前的亚麻袋子拿出打开,晃了晃。

只见里面缓缓爬出个只有一只眼睛的黄色胖胖的生物。他冲格鲁挥了挥手,格鲁则对他低语了几句。黄色生物冲他竖起大拇指,然后返回袋中。

 

不一会儿,一个发光的微小细管被拿了出来。

格鲁接过,把它递给了流萤虫。

 

流萤虫仔细看了看,高兴地点点小脑袋,转过头用陌生的语言对同伴吆喝了几声。

大群的流萤虫一起行动起来,集体散发出他们的光亮,然后开始移动。

 

“非常感谢。”格鲁微微鞠躬道。接着他摊开手中卷起的羊皮纸。

这是一张地图,标注的目的地名为:奇幻森林。

 

TBC

 

P.S.

1.设定:流萤虫:奇幻森林的引路者。详情见后文。

2.我尽力写出童话风= =

3.感谢观看!!


【双鲁/文/短/肉渣渣】携你走过余下时光

偏白黑

 

01.

夜已深,静谧散开在逍遥国的每一个角落。

入夜后的凉爽舒适让白天叫得聒噪的夏虫都慵懒起来,入睡的人们连呼吸声都轻柔下来。

 

这样的环境正是科学家和技术宅工作的好时机。

但是Gru——传言最近逍遥国大红大紫的发明家——在心里暗暗叹气。这种好时机什么时候才能来找到他?他是个习惯安静的人,但是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却大多活泼又有个性。

比如说爱絮絮叨叨的母亲、话多到能绕地球N圈的小黄人、命中注定中闯入自己生活的三个姑娘和Lucy。以及……

Gru仰面翻白眼,叹气。

 

 

——现在身边这个幺蛾子。

 

 

“Gru,你还要多久才好啊……”Dru坐在他身后的一把椅子上,椅子前是实验桌的一角。Dru一手撑着腮帮子,一手摆弄着一些他完全不认识的实验工具,说完话他打了个哈欠。

 

“我早叫你受不了去睡觉,你偏不肯。”Gru头也没回,“既然留下就别想跑,安安静静等着别吵。”

 

“可是,我们不是在度假吗?”Dru的声音低了些。内心还藏了些对Gru的抱怨:为什么不准说是来度蜜月啊?

 

“谁说度假就不能研究了?我是靠这个吃饭的,记得吗?”Gru有些可怜又有些好笑Dru的委屈声线,一边向试管中注入试剂一边说。但是仔细想想Dru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而且自己平常确实忙着研究,没怎么陪伴过他,现在休假难道还要因为自己工作的原因白费了Dru的一番心意和期待吗?

 

想到这里,Gru手头的活儿就快了起来。

他接下来要往试管中注入另一种试剂,两种试剂混合会很不稳定,但只要倒入平稳就没问题……

等一下……

有点不对。

 

Gru发现从他回话起,身后就突然没了声音,不过他没在意,只当Dru终于消停了。于是他继续专心往试管中导入另一种试剂。

 

但他低估了Dru的坚定意志。

 

在最后一滴试剂流入,两种试剂混合,开始冒泡的一瞬间,Gru的后背突然受到突然的冲击,他身形不由一晃。原本拿得平稳的试剂也跟着剧烈一晃,Gru心说糟了。下一秒,受到冲击的试剂呈泡沫状迅速膨胀,被挤出窄小的试管,结局就是:Gru被泡沫糊了一身一脸,身上弥漫着一股化学品的味道。

 

“What the hell?!!”Gru挣扎着站起身,用手狠狠抹了一把脸。

视线清晰后,他发现Meier和Kevin睁着圆圆的大眼。

“Gru,sleep,sleep.”Meier冲他说,Kevin则在一边做出睡着的模样。

Gru眼尖地发现两个家伙藏在身后的香蕉。于是他没答话,转而看了一眼还在原位置的Dru。

对方人畜无害地对他露出一口大白牙,但这也掩饰不了他嘴角的香蕉残渣。

 

“Ok,ok…you are the boss.”Gru无奈地扶额妥协,假装看不见Dru和小黄人互使眼色。

“不过先让我去洗个澡,你们三个清理一下试验台。”

“Bro…!”成功了!Dru在心里哭泣着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No problem!”

 

 

02.

Dru拾起地上的试管碎片,上面还沾染着一些暗红色的试剂——浓度高而黏稠,粘在手上黏腻的让人心烦。化学药剂的气味让他忍不住抱怨。

“Oh,ugly.”他啧啧两声,把碎片收好扔进废物处理箱。

把试验台收拾干净后打理了一下直接回了房间,他知道以Gru的高效率,Gru肯定早就在房间里了。

 

他穿过一条直线式的走廊,走廊两边壁橱中摆放着一些女神的雕塑,墙壁上布置着古老的挂灯,灯罩上有华丽复古的花纹,,昏黄的灯光洒在墙壁和地板上,把女神迷人的微笑染得模糊不清。

Dru小时候一直特别讨厌这条走廊,一条道直通底,灯光灰暗,照不亮尽头,走廊深处在幼小的Dru心中留下的印象就是“恶魔的血盆大口”。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布置家里,但是碍于他的威信,他也一直不敢反抗。

 

所幸Gru来了这里,他们之前还仔细探讨过该怎么重置一边家中装潢。

Gru把他的意见全部收下,一条一条给他分析利弊,并加入自己的意见,最终两人心平气和达成一致。

多棒的人啊,聪明、冷静、严谨、尊重他。虽然总是很毒舌,但是倾力帮助Lucy一家时,他又那么柔和。

 

Dru发誓,和他的兄弟重逢并相爱是他此生荣幸。

他就这么边走边想,突然脚下一个趔趄,把他拉回现实。

竟然出神了……不行,要快点回去才是正事。

 

咔哒——

咔哒——

墙上一直挂钟,秒针走动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重合。

他莫名想起实验室那堆碎片和那摊暗红色的液体试剂。

 

啪!

倒霉事一来就一大堆,保险丝烧断了,整个走廊都黑下来。

他的眼前黑下来……

 

 

03.

Gru正在床头看书,灯光突然熄灭下去。

“What’s wrong?”他放下书去摸索床头的手电。

Dru家的老管家敲了敲房间门,他说:“I’m sorry,Mr.Gru,保险丝似乎断了,我现在去叫人处理一下,很快就好。”

“Thanks.”Gru感谢道。同时心里隐隐不安。

 

Dru那个家伙一直怕黑,不会吓死吧?

还是亲自去找找看……

 

“Ahhhhhhh!Gru!!!”他刚打开手电要下床,一个人打开门,健步如飞地蹿上床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被窝。Gru拿手电照过去,只见Dru像只受到惊吓的大型犬,只露出两只蓝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。

 

Gru又好气又心疼,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,只好关上手电爬上床。犹豫再三,他还是伸出手摸了摸那头柔软的金发。

“没事,只是保险丝断了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Gru想了想,接着打了个响指。

“给你看个东西。”

 

纸张摊开的哗啦声让Dru好奇地探出头,Gru把手电打开。

一张绘制精密的室内设计图呈现在他的眼前。

“这是?”

“之前我们讨论过的,重置设计图啊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Gru见他迷惑的样子,以为他觉得还不够完美。

没想到Dru直接上来就激动地把他扑倒,一头软发在Gru脖颈处蹭啊蹭。

“Gru,你简直太棒了!”

“太完美了,我爱死你了!!”

 

“好了好了……你先给我下来……Dru!”天知道Dru坐到他哪个位置。

被突然吼道的Dru错愕地看了他几秒,在反应过来Gru的吼声带了点压抑后,他冲Gru不怀好意地笑笑,非但没有立刻停下点火,反而变本加厉地动了动。

“你感觉到了?”

 

“废话!快下来,别有那种企图……我明天还要工作!今天不管哪个角色我都不会当!”Gru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,内心警铃大作,他压低声音威胁道。

“我不。”对方的反应让他倍感无力。

 

Gru不愿看Dru的眼睛,那双囊括着碧海蓝天的美丽眼睛此刻正灼灼地锁住他,仿佛被盯上的猎物一般,说实话令人倍感煎熬。不行,不能就这么缴械投降。

 

“这样吧,我保证,明天晚上,好吗?”他试着商量。

“Emmmm……不要。”他果断否决。

 

Gru都快气呆了。

Dru趁机把设计图丢到一边,然后关上手电,他俯身在Gru嘴唇上轻咬了一口,语调里带着些委屈:“不要老是因为工作压抑自己嘛Gru……”

 

“明天我不赖床,我来做早饭好不好……”

 

 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 

 

终于受不了他的眼神和语言,Gru长叹一声,环住Dru的脖子。

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

 

04.

清晨

 

打理完毕后,Dru回到房间,Gru还在熟睡。

Dru在Gru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便到厨房欢欢喜喜做早餐。

 

厨房内,煎蛋炒得金黄,在锅里呲呲蹦着油花,一大滴油溅出来,溅到他的手上。

 

烫。

疼。

 

不一会儿,牛奶也被温好。油温加上夏天的缘故,不一会儿厨房就热了起来。

 

但Dru却突然觉得好冷。

凉气从每个指头,顺着血管,流过身体的每个脉络,最后窜入心脏。

 

接着,他走到阳台。

他看着清晨弥漫的白雾和被雾气湿润的晨曦,眼里情绪不可名状。

“嚓——”打火机点燃香烟。

Gru从来不知道他会抽烟,连他自己……有时候也忘了自己学会了抽烟。

 

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。

 

他的身躯不由颤抖了两下,一种类似被扼住脖子而发出的低哑哭声从他喉咙里发出,豆大的泪水决堤变得扭曲可笑、变得涕泗横流。他颓丧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,环住胳膊,任由泪水打湿衣袖。

 

 

05.

他想起了全部的事。

回忆的罐子打开,扑得他满面灰尘。

 

—什么,Lucy在执行任务中遇到了麻烦?

—那群混账找到了我的住址,绑架了Agnes她们,Lucy被他们以此要挟……她一个人去找她们了!但我现在距离那个位置太远了……

—别担心,Gru,我马上暗中赶过去。

 

 

终于,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躲过了敌人的搜索,成功找到了四名女性。

—Dru——

—嘘,别说话。我来救你们了……

 

在那幢阴暗房间里的经历成了他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灰绿色的墙上挂着旧时钟,秒针跳动着。

 

咔哒——

咔哒——

 

和敌人的四处搜寻脚步声重合到一起。

牵连起他紧绷的神经。

 

当他看见Lucy腰部绑的定时炸弹时,他真的快绝望了。

 

—Dru,告诉我你在哪,你和Lucy在一起吗?

耳麦里突然传来Gru的声音。

对,如果把他叫来,这点小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?

 

【不要告诉他,这样Gru找不到她们……】

【她们一消失,Gru就是你的了!】

 

两句话突然浮现在脑子里,他不由愣住,身体抽搐了几下。Gru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见,Lucy和孩子们的呼唤也被他视若无睹。

如果她们消失……

不,不对!

Gru已经有幸福的家庭,由不得他去破坏。

 

他迅速回神,报出位置。

但为时已晚。

最后关头,他被Lucy和三个孩子赶开了,赶得远远儿的。

 

—照顾好Gru。

 

 

06.

爆炸产生的热浪滚烫,Dru被波及到,感觉身上的皮都被烧掉了一层。

 

烫。

疼。

 

 

07.

医院

 

—为什么不及时回答我,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!!!

Gru带着伤,冲到他的病房,揪着他的领子,把他半个人从床上拎起来,在他面前咆哮,仿佛一只发狂的野兽。

 

他不回答,因为他无话可说。

他只是看着Gru和他一样被灼烧伤的身体,想起他昏迷前看见的最后一幕。

谁和谁的尸体已经分不清,只有各种碎片和一片鲜血淋淋。

Ugly.

他想。

 

 

08.

我们已经鉴定过,Mr.Gru因为妻女的离世收到巨大打击,暂时陷入了重度抑郁的状态。

 

 

09.

他在逍遥国找到了一位有名的催眠师,并花重金将他雇来。

“Mr.Dru,您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催眠师向他再次确认。

“是的。”

 

——请您,把我们两个人关于这件事的记忆全部清除,再……稍作修改。

 

 

10.

Gru悠悠转醒,身体的舒适让他不禁感叹Dru真的很温柔。

走到厨房,他发现Dru在那里等着,带着红肿的眼眶冲他笑。

“你怎么了,Dru?”他走近,坐在Dru身边,伸手轻轻抚摸Dru的眼眶。

“没事,我又做噩梦了。”

“唉,叫你胆小就少看恐怖片……”Gru无奈地数落他,看着Dru小鸡啄米一般点头,又起身去拿块毛巾打湿了,给他敷敷眼睛。

 

“我的手艺怎么样?”Dru边敷眼睛边问。

“不错,赶得上我的一半……”

 

 

11.

逍遥国大教堂。

 

Dru走在通往教堂内的阶梯上,他穿着黑色的衬衫、长裤。他以往披散的金发今天规规矩矩地扎在脑后。阳光明媚着,把他整个人找的发光。海风吹来,吹乱他几根因为太短扎不起来的鬓发。

 

从教堂的深处传来了一阵钟声,要人们忏悔。①

他坐在长条木凳上,闭上眼睛,左手轻放在自己的心脏处,听着圣徒的吟诵。

纯洁干净的吟唱如流水划过他的心,他此刻没有在想自己、没有在想自己的罪过,他只祈求神能够听见自己。

 

请让我携他度过余生时光,

在那之后,

堕入地狱。

 

 

PS.

1.①来自《教父1》小说最后一章,结尾也是仿效其结尾。

原文:从教堂的深处传来了一阵钟声,要人们忏悔。恺按照人家教给她的办法,右手握起拳头,轻轻地捶击自己的胸口,这就是忏悔的表示……她的紧张情绪才能消除,她也才可以随便一些。

……

她坚信她念的祷告经能起作用,上帝也能听见。

 

2.看文愉快!


黑帮Dru
嘴里叼的是棒棒糖。

设定:

【黑帮少爷】

父亲是逍遥国首屈一指的黑帮头目。
本性温柔阳光富有魅力,但是面对敌人气场全开。

很早就知道自己有兄弟,已经派人找到了,但是当时没有相认。

原因除了父亲的严厉禁止,还考虑到黑帮的身份可能会给已经“弃暗投明”的Gru一家带去麻烦。于是派人暗中保护。

父亲去世后,Dru接任黑帮,恰巧听手下说Gru一家失业,于是迫不及待抓住机会相认。希望Gru归顺本心,重回黑暗。

目前还在苦口婆心、千方百计劝说Gru中……




一张知道自己有个亲生兄弟的德鲁。

【杂谈】圈子与圈套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世界和平,圈内和平🙏🙏
已授权。

林朵:

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。


 


涉事者是我的朋友,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,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、督促产出,倒是乐在其中。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,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,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,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,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 


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,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。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,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。然而战火愈演愈烈,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,以至于到了后期,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,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,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,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。


 


终于有一天,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,撤了个干净。


 


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,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: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,真正吓人的,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,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。


 


愚钝如我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。


 


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。


 


既是最好的时代。借助网络的力量,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,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,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,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。


 

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网络的力量,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,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。


 


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。


 


没有争端,没有异见。


 


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,都说着相同的话,长着同样的脸。


 


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?


 


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,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,多数碾压了少数,盲从成为了习惯,没有不一样的声音,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,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,没人会质疑,没人敢质疑。


 


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,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。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:没错,我是对的,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。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,那它一定是错的。


 


哪怕这所谓的“所有人”,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。


 


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。


 


这大概也解释了,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。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,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“同仇敌忾”,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“异端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 


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,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,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。只不过很不巧,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“群体单一性”的重灾区。


 


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,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,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,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。


 


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。


 


说真的,这挺可怕的。


 


参照自然法则,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,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。


 


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,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,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。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,太容易获得认同,太容易消除异见,不再需要感同身受、求同存异的时候,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。


 


这值得警惕。


 


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,但事实上,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,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,心性变得愈发暴躁,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,只不过是一种爱好,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。


 


毕竟,圈子内外所划分的,只是不同,不是是非。


 


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,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。


 


每分每秒,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,绑的更牢。


 


而最可怕的是,你甚至都不会觉得,自己有挣脱的必要。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广告时间: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